第九十七章 斬尊紅顏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紫陌煙云 第九十七章 斬尊紅顏
(小說屋 www.xhkqew.tw)    傅青云見林正君醒來,自然滿心歡喜,關心道:“正君,你感覺怎樣?”

    林正君舔了一下干澀的嘴唇,沙啞著聲音道:“心里像火燒一樣,感覺被鬼吸了魂似的?!?br />
    傅青云哈哈笑道:“確實不好受,我也被那妖女折騰得半死?!?br />
    “哥,又是你救了我?!绷终坏溃骸安贿^,不要冀望我會因此讓著你。婉彤的事,我們依然是公平競爭?!?br />
    傅青云無奈搖頭,本想告訴林正君自己無意與他競爭,但轉念一想,依林正君的性格,恐會把事想岔了,不如讓他自己盡力去爭取吧。

    “我去找點野果?!备登嘣撇幌牒退務摯耸?,展開輕身功夫往林子深處掠去。

    此時已日上中天,傅青云施展“云游術”在林間小路疾飛,間或縱身樹枝之上,借樹枝之力如白猿穿林一般起起落落,心中快意之極。

    傅青云找了些野果,還抓住了一只野雞,返回原地架火烤好。

    林正君用了些野果,元氣漸漸恢復過來,說起被玉娘子抓住的經過。原來他從楚戟山莊出來后,沿著匪寇足跡一路追尋宋婉彤,誰知在大崗嶺遇上玉娘子師徒,被擄往棘陽城外。若不是遇到傅青云,恐已成玉娘子裙下干尸。

    小獸康康吞了紫虛真人給的彈丸,此時仍如醉酒一般酣睡中。傅青云將野雞烤好,給康康留了一條雞腿,余下兄弟倆一人一半,開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正吃著,忽聞林外隱隱傳來陣陣蹄聲,夾雜著刀槍擊打和人聲喧嘩。

    傅青云感官敏銳,林正君還毫無反應,他已察覺到一隊人馬正向樹林子這邊快速移了過來。

    傅青云心中一凜,站起身來屏息聆聽,隱隱聽到“抓活的……,黃金千兩!”

    傅青云駭然,對林正君道:“正君,好像有大隊人馬過來,我到前面看看?!闭f罷不等林正君回話,抄起剛才練功的木棍,施展“云游術”一晃掠了出去。

    到了一小山頭,傅青云縱身上了一顆大樹,往外一看,只見山頭下塵土飛揚,一隊莽軍裝束的輕騎兵正急速飛奔,約莫百人。而隊前不足百米處,三匹快馬正朝小山這邊狂奔過來。

    傅青云定眼遠眺,只見三乘快馬上,三個難民裝束的人打馬狂奔,正是去棘陽城刺探軍情的劉縯三人。而后,追兵中當先兩乘快騎,一戎裝莽軍將官,一灰袍中年,一看裝束就知是武林人物。

    “抓活的,別放走了劉縯!”那戎裝莽將大叫道。

    傅青云心中大驚,忙縱身下樹,箭一般竄向林外接應。

    劉縯三人奔到小山下,見前路叢林密集,馬匹無法通行,只得調轉馬頭,沿著叢林外緣朝東邊奔去。

    “大哥,前面有條河!”劉秀大叫道。

    “棄馬,進林子!”劉縯見有大河阻擋,馬匹林子又進不去,當機立斷命眾人棄馬。

    “哈哈,看你們還往哪里跑!”灰袍中年從馬背上拔身而起,如老鷹搏雞一般朝劉縯等人飛撲過去。

    “文景兄弟,你們先走!”劉縯轉身,操起從莽軍手上搶來的長矛,橫在身前。

    楚文景也停住身子,揮動搶來的一把大刀:“劉將軍,你快走!”

    灰袍中年幾個騰挪,轉眼即至,長劍一抖,裹著一股冰寒邪氣向幾人撲來。三人只覺得那寒氣透骨陰寒,直讓人牙齒打顫。

    三人同時回身格擋,劉縯當先踏步攻上,長矛矯如狂蛇;楚文景揮動大刀,劉秀手持一根長槍從側面掩殺過去。

    “砰、嘭!”灰袍中年一劍斬中劉縯手中長矛,借勢往左一閃,避開楚文景大刀,一掌拍在長槍上。

    劉縯身子一震,被長劍力道迫得連退幾大步,胸口如被重石碾過,氣息為之一窒;而劉秀則是大叫一聲,手中長槍咔嚓一聲脆響硬生生從中折斷,連人帶槍拍得倒飛出去,人未落地,便哇的噴出一口鮮血來。

    “五弟!”劉縯額頭青筋暴起,對楚文景大聲叫道:“帶五弟走!”

    劉縯、劉秀身為“漢軍”統領,若兩人雙雙被斃,“漢軍”將再無主心骨。楚文景知道此時不是逞強的時候,能活出來一個是一個,忙轉身扛起劉秀朝樹林撤退。

    莽軍將領飛騎趕到,揮動長戈攔住楚文景去路。楚文景一手托住劉秀,一手揮舞大刀朝那將領馬匹長腿砍去。那將領一拉韁繩,馬匹前腿高高躍起,長戈向楚文景橫掃過來。

    后面追兵“噠噠噠”追趕過來,楚文景不敢戀戰,身子一縮繞過那將領往旁邊斜插出去。

    “蓬……!”又是一聲悶響。劉縯魁梧的身子應聲倒跌,口中噴出一道血箭,連槍帶人跌了個七葷八素。莽兵跟上,十幾根長矛將劉縯死死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啊……!”劉縯仰天長號。也是莽軍想要活捉劉縯,否則劉縯恐已死在亂槍之下。

    聞見劉縯長號,傅青云心中劇痛,將“云游術”施展到極致,如一道煙一樣從山頂往下急掠。

    楚文景扛著劉秀往前急沖,忽然人影一閃,灰袍中年已揮劍擋住去路。

    “文景兄弟,不要管我?!眲⑿慵钡溃骸澳憧熳?!”

    就這么稍一停頓,莽軍官兵已策馬散開,將兩人去路全部封死。

    楚文景毅然道:“活一起活、死一塊死!”

    “尊紅顏,我隨你走,不要動我兄弟!”劉秀急道。

    “哈哈哈!”尊紅顏大笑道:“你已是甕中之鱉,還敢和我討價還價?!?br />
    楚文景一驚,方知灰袍中年是邪教魔頭尊紅顏。尊紅顏貴為金烏教左護法長老,雖并未得教主崔發真傳,但浸淫武功幾十年,功力也是不弱。

    尊紅顏持劍斜睨楚文景,喝道:“跪下伏罪,賞你一個全尸!”

    “哈哈哈!”楚文景縱聲長笑:“我楚文景上跪天地、下跪父母,豈會跪你邪教異類?!闭f罷大刀一揮,使出霸王九式第一式“潛龍騰淵”,大刀橫貫長空直劈尊紅顏面門,刀勢凌厲無匹。

    尊紅顏嘿嘿冷笑一聲,長劍一抖,裹挾著一道赤黑精光迎上楚文景大刀。

    楚文景“潛龍騰淵”使到一半,見尊紅顏長劍奔來,大刀驀地一轉施展開第四式“龍行萬里”,大刀由劈變切攻向尊紅顏小腹。

    “太慢!”尊紅顏自鳴得意的哈哈大笑,身子一扭,已轉向楚文景右側,長劍往前一送,刺向楚文景咽喉。

    楚文景眼見一刀切在空處,長劍又從右側閃電刺到,楚文景來不及閃避,忙橫刀格擋。

    “砰”的一聲,刀劍相接,楚文景手臂巨震,大刀脫手而出。尊紅顏飄身跟上,一掌印在楚文景胸口。

    楚文景悶哼一聲,口中鮮血狂噴而出,如斷線風箏般被拋向空中。

    “文景兄弟!”劉縯、劉秀同時疾呼。

    劉秀奮力起身撲向尊紅顏,人尚未站起,莽將一矛戳來,正中肩胛,將他掀翻在地。

    “全部鎖了,押回京師問罪!”尊紅顏喝令道。

    早有莽兵拿了鏈子過來,將三人全部鎖了放在馬上。

    莽軍正待開拔,一個藍衣青年疾速飛馳過來,大吼道:“賊兵休走!”

    來者正是傅青云。他練成輕身功法速度雖快了許多,但從山頂下來仍耗費了不少時間,待趕到時三位兄長已被官兵鎖拿住。

    “青云快走,不要管我們!”劉秀疾呼道。

    “哥哥放心!”傅青云卓立場中,端視尊紅顏。官兵見又來一個送死的,立即策馬散開,將傅青云圍在中間。

    尊紅顏斜睨鼠目,見傅青云手持一根木杖,眼神冷峻清澈,年歲雖不大,卻隱現沉凝篤定神態,鋒芒尚未展露,卻已教人心生怯意。

    “繡花枕頭裝腔作勢?!弊鸺t顏嗤之以鼻,滿臉不屑。

    “那就試試!”話音未落,傅青云已騰地拔起身子,箭一般射向尊紅顏,木杖當頭壓下。

    木杖在空中高速旋轉著向前急沖,空氣被螺旋勁真氣帶起一個又一個的小漩渦,傅青云破開空氣漩渦凌空擊下,猶如戰神下凡,威猛無比。

    尊紅顏眼見如此聲勢,心中暗暗發怵,但此時退無可退,只能橫劍硬著頭皮格擋。

    “嘭!”杖劍相交,一道炙熱的螺旋勁真氣瞬間從長劍透入尊紅顏手臂。

    尊紅顏臉色“唰”地變成死灰色,手臂一陣酸麻,幾乎握不住長劍。他大驚失色下,忙提氣抽身暴退。

    傅青云得勢不饒人,力貫木杖,奔雷電掣般拍向尊紅顏腦門。

    尊紅顏施展輕功全力后撤,傅青云施展開“云游術”如影隨形跟上,輕功絲毫不落下風,杖如奔雷,杖頭始終不離腦門半寸。

    這一下把尊紅顏驚得三魂去了兩魂,面色倏地由灰變白,驚駭得三魂去了兩魂。他本想憑借輕身功法速退躲避,好盡快化去竄入體內的怪異真氣,沒想到傅青云輕功竟然也不輸于他,緊緊咬住他不放。

    劉縯兄弟和楚文景強忍傷痛,屏住氣息瞪大雙眼觀戰。見尊紅顏和傅青云僅僅交手一回合,尊紅顏就驚恐萬狀的抽身暴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文景胸口痛得齜牙咧嘴,但卻拍手鼓掌樂道:“這小子,一天不見,又長進了?!?br />
    三人又驚又喜,但還有上百官兵在旁虎視眈眈,卻又為傅青云提心吊膽。

    傅青云和尊紅顏一進一退,繞著圈子飛轉。但傅青云迫得緊,尊紅顏根本沒有機會喘息換氣,更沒有時間去化解竄入體內的螺旋勁真氣,直把他驚恐得汗如泉涌。

    莽軍將領見勢不對,忙揮刀上來接應,眾官兵也持槍打馬圍攏上來。

    官兵尚未圍上來,尊紅顏腳下驀地一軟,傅青云木杖往前一遞,只聽得“嘭”的一聲悶響,尊紅顏腦花四溢栽倒在地。

    那是傅青云螺旋勁真氣竄到了尊紅顏丹田,他又無暇化解,頓時丹田氣息大亂,腳下一軟送了性命。

    “??!”眾官兵勒住馬步,失聲驚呼。小說屋 www.xhkqew.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紫陌煙云》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紫陌煙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紫陌煙云》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广西快乐十分杀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