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再戰皇龑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異聞錄帝殞論道會 第二百零三章 再戰皇龑
(小說屋 www.xhkqew.tw)    “連準帝技都不行嗎?”天賜見到皇龑避開了獅子大花冰,心中震驚無比。這是被應龍冰魄珠精華升華融合了三項至尊技而成的準帝技,竟然都對眼前的皇龑無效?;数尩膶嵙?,又一次給了天賜新的認知!

    “呵呵,你這項極限至尊技倒是不錯,傳給我如何?”皇龑看著斗法壇中間橫穿而過的巨大冰柱,心中不禁對天賜所施展的這一招“獅子大花冰”起了濃厚的興趣。極限至尊技可謂帝技之下最強的功法,只要遇到,多少都不會嫌多。

    “呵,拿你的黃帝秘法來換嗎?”天賜冷冷一哼,道出了皇龑的倚仗。他二人的對話在斗法壇的正中凹陷之地,聲調又不高,底下的看客無一人聽到此語。即便如此,皇龑也頓時大驚。在末法鎮之中除了原本就在外界相識的朋友,其余的根本沒有人知道他所掌握的黃帝秘法。即便是見識過的,也都死在了他的手下。這眼前的這個邋遢大叔,又是從何得知?

    末法鎮之中身懷帝技可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兒。雖說有禁制設下,但也難保不會有至尊不信這個邪兒,對其出手。要知道,在這兒生存的至尊,可都不是什么好東西,沒有外界的什么仁義規矩,只要他們想,大可以以至尊境恃強凌弱,碾壓金仙大圣?;数尨丝痰膽鹆?,雖然也是極其強大,但卻還沒自負到能與至尊抗衡!

    “你從哪里知道的?”皇龑的神色變了,從一開始的泰然自若變得凌厲且充滿殺氣??磳Ψ降哪?,感覺根本不是外界來的人,如果是末法鎮之中的惡徒,他定然是不能放任這個“白凈”活著下斗法壇。

    “呵呵,直接拿帝技出來較量一番,如何?”天賜看著皇龑此刻的模樣,倒也不懼。他將己身的氣息完全屏蔽,朝著皇龑拍出一掌。只見其身后的白凈完全顯化出來,熠熠生光,渾身的神力凝聚于一掌之上,拍出一記巨大掌印,攜萬丈黃沙與斗法壇之上的尸骨,朝著皇龑所在的位置席卷而去。

    “御天掌?”皇龑見到這一掌,大吃一驚,認出了這一驚天一掌。眼前的白金丹忽然變得那么的熟悉,但是數十年過去的光景,令他已經難以在這么幾息之間記起這個人究竟是誰。

    御天掌的氣勢高過云霄,鋪天蓋地,僅僅是掌上五指便已經完全沒入云霄不見其蹤。粗略估計下,竟是已經達到了萬丈之高。在御天掌的對比之下,即便是斗法壇廣闊的區域都顯得不遠遠不夠看。御天掌所形成的的大手印散發著云間霞光,頃刻間,猶如斗法壇之上的整片云層都覆蓋了下來,氣勢恐怖至極,即便是斗法壇下方的眾多惡徒見了也不禁顫顫巍巍,膽戰心驚。

    “這是什么掌法?”噬丹者在見到御天掌之后,都不禁為之所動。她的一雙美眸已經睜到了最大,這種氣勢,難以想象竟然是一個金仙所發出來的。

    “是皇龑嗎?”有大圣大膽揣測。這也是在場的大多數人心中的猜想,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會是那邋遢不堪的“白凈”所示站出來的。這一掌的威勢,遠遠超出了白凈方才與噬丹者一戰所造成的震撼。

    “那就讓你見識一下吧!”皇龑的渾身氣息也開始暴漲,其背后的紫金丹也完全顯化。與噬丹者的紫金丹相比,他的紫金丹所造出的威勢要遠遠勝過噬丹者。

    “黃帝秘法——屠龍鉆!”皇龑身后顯化的紫金丹逐漸綻放出更加耀眼的紫光,配合著他己身施展的黃帝秘法。他周身開始高速轉動,手持一柄金燦燦的神劍,竟似傳說之中的“軒轅劍”!屠龍鉆猶如一道高速運轉的龍卷,直沖鋪天蓋地,如同云層降下的御天掌。這一幕的出現,幾乎驚呆了底下的所有看客。

    “哇靠!這又是什么?”有大圣驚呼。屠龍鉆的紫金色龍卷沖擊徑直破開了御天掌所沖下的氣勢,單以進攻力而言,甚至還要遠遠超出了御天掌。

    “這......這才是皇龑的進攻......那這么說......剛才這一云層塌陷,竟然是那‘白凈’所施展的嗎?”噬丹者大驚失色。原以為白凈戰勝她僅僅只是因為速度上的碾壓才導致了她不能敵。沒想到,如今看來,無論是皇龑還是“白凈”,他二人均可強勢碾壓自己。甚至,可以說是.....瞬殺!

    “我滴個乖乖兒......”一名不顯山不露水的大圣,在見到這一幕之后也不禁摘下了遮住自己面容的披紗,露出了真面目。周圍頓時有人認出而來他的身份,驚呼了出來。

    “十三大盜之一的‘血披風——落虹’!”有人驚叫。頓時,原本在這位大圣身邊的眾多惡徒紛紛退開,不敢接近這位惡人之中的惡人。連十三大盜之一的血披風落虹都在震驚失態,可想而知,斗法壇之上的戰斗是有多么的出乎常人意料。

    皇龑施展的屠龍鉆非同小可,雖然黃帝秘法并不在最強帝技的系列之中,卻也是無上帝君所創的帝技之一。甚至連五帝都沿用黃帝秘法而勝過己身創造的帝技。再加上皇龑手中那柄神劍品階超凡,屠龍鉆的威力在紫金丹與神劍的加持之下更顯強勢。頃刻間,勢如破竹般穿透了御天掌的鎮壓,其勢不減,直攻云霄之上的天賜。

    天賜眼見皇龑來的強勢,再也不敢藏拙?;数尨丝痰男逓檫h遠超過了他,若是再留手,恐怕性命不保。只見他雙手快速結印,背后白金丹散發出耀人白光,一口銀光神鐘頓時浮現了出來,包裹住了天賜的周身。銀光神鐘高達百丈,直徑過二百米。

    “御天六式——御天鐘!”天賜施展出了己身最強的防御護身法技。在銀光神鐘護體之后的一剎那,皇龑的攻擊也轉瞬即至。沖勢之猛,轟在銀光神鐘之上,竟是將天賜所在的位置震退出了百米之外??v然天賜催動渾身神力,穩定神鐘之形,卻也終難控制。

    “不行,再往外飛出去就該出斗法壇的范圍了了!”天賜心驚,暗暗佩服皇龑的沖勢之猛,當機立斷,再出一招。

    “御天六式——御天指!”天賜將神力凝聚于一指之上,朝著御天鐘外高速沖擊著的皇龑點出一指。只見一只銀光神指一下戳出,正中皇龑此刻所在的方位,代替御天鐘迎擊皇龑的屠龍鉆。

    “轟!”一只銀光神指對上紫金色龍卷沖擊,兩股力量不相上下。雖說屠龍鉆乃是兵道斗技,按理說應該比御天指的穿透力要更強。但此前皇龑用屠龍鉆先破開了御天掌,又與御天鐘相持,此消彼長。此刻對上天賜全力催動的御天指,縱然有神劍加持,卻也僅僅只能落得個平分秋色之態。

    “御天六式!”皇龑被御天指震退,一下墜于斗法壇的正西面邊緣之地站定。經過剛才的交手,他已然察覺到了,對方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是末法鎮之中的惡徒這么簡單。

    “你是誰?”皇龑出言質問道。

    此刻,天賜也受屠龍鉆的震道,退守斗法壇的正東面邊緣之地。雖然方才與皇龑斗了個不分伯仲,但是,他是動用了整整三項帝技方才有此結果。修為上的差距,異色金丹上的差距,還依舊存在著。雖然天賜并不覺得皇龑可以突破御天鐘,但顯然,剛才若是不動用御天指與之抗衡,即便御天鐘保護己身無損,自己也被擊落斗法壇之外了,將被認定判負。

    “我是‘白凈’?!碧熨n微微一笑,他此刻還不愿再與當初那個一事無成、優柔寡斷的御天一脈少主東方天賜的身份扯上關系。既然皇龑都沒有認出他來,那么,就姑且用“白凈”這個名字吧。

    “御天一脈的人,什么時候有你這號了?”皇龑驚疑不定,“御天六式之中的‘御天掌’、‘御天指’、‘御天鐘’都施展了。如果我沒猜錯,你動用的行技應當就是‘御天梯’!即便是御天一脈的十二門人,也只有‘龍麟主老攜天狐’四位掌握了全部。你已經顯露了四項,你究竟是誰?”

    皇龑大聲質問道。他的腦海之中忽然閃過一個沉寂了數十年的名字,那個名字的主人,正是御天一脈的少主,也是他所知的唯一一個可以在金仙大圣之階就掌握四項御天技的合理人選。

    “呵呵,我只是碰巧偷學了幾招御天大帝的招式罷了?!碧熨n搖搖頭,凌亂的發絲甩動竟揚起了陣陣灰塵,顯得臟亂不堪。他再一次與皇龑四目相對,低沉且滄桑的聲音再次傳出,“皇龑,戰斗還沒有結束呢!”

    “你是御天一脈的那位少主嗎?”皇龑顯然已經記不起來天賜的名字。這個名字,自從那一屆論道會之后便銷聲匿跡了幾十年??粗熨n只有金仙初期的修為,皇龑心中還是十分懷疑的。按照御天一脈培養人的速度,天賜這幾十年過去,怎么著也得是金仙后期了。如今竟然僅僅只是在初期,這倒與御天一脈少主的身份不符。

    “戰斗的時候,可別分心啊,皇龑!”天賜將血影魔劍牢牢攥在手中,沖著皇龑極速奔來。瞬影閃現,相隔數千米的距離根本不過幾息,天賜便已經到了皇龑的面前。

    “念縱法則——禁錮!”皇龑施展神通,遲緩了天賜的動作。趁著這個空隙,皇龑瞬身來到了天賜身后,舉起手中神劍便要一劍劈下。這里是末法鎮,即便是御天一脈的少主真的隕落于此,也沒什么好說的?;数屵@般想著,手中神劍已經揮下。

    “鐺!”皇龑一劍劈在了一口銀光神鐘之上,是剛才的御天鐘的縮小版。他看著御天鐘虛影之內的“白凈”緩緩回頭,隱隱約約可見其渾濁的雙眼,正在死死盯著他?;数尩哪羁v法則被御天鐘隔離,并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

    “好強!”皇龑心中大驚,頓時再次揮劍斬下,但卻依舊無法破開御天鐘的防御。天賜緩緩轉身,御天鐘虛影一散,皇龑便被其濃郁的靈力震退。

    “御天六式——御天裂!”天賜施展了傳聞之中的兵道斗技最強帝技。此刻的他已經晉升金仙,御天裂也被他運用得更加嫻熟,一息十二式,直攻皇龑。

    皇龑見狀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立刻動用了己身最強的神通,爆喝一聲:“黃帝秘法——法天象地——人皇顯世!”

    就在天賜施展御天裂就要擊中皇龑之時,一尊身高超過萬米的紫金色巨人出現在了天賜的面前。御天裂的一息十二式盡數打在了皇龑所顯化出來的紫金巨人身上。無比龐大的身軀,似乎無懼御天裂的穿透力。即便天賜身為施法者,也并不清楚此刻皇龑的法天象地究竟是否能夠硬抗御天裂。

    “嘭!鐺!哐!轟......”一連十二聲轟鳴在御天裂施展完畢之后方才出現?;数尰蔚姆ㄌ煜蟮鼐谷粍傄怀霈F便浮現出了陣陣碎裂之狀,接著碎裂之痕變得越來越密集,皇龑渾身的靈力都開始絮亂。御天裂號稱兵道斗技最強,不是沒有道理??v然是如此強悍的法天象地之軀,卻也難以與之抗衡。

    “黃帝秘法——驚鴻一劍江山碎!”皇龑所化形的紫金巨人怒吼著,手持皇龑那極其相似軒轅劍的神劍化形,一劈之下,竟是要趁著法天象地未曾完全破碎之時,給予天賜致命一擊。

    紫金巨人便已經高達萬米,這驚鴻一劍落下,其勢幾乎要將整個斗法壇都要硬生生劈碎開來。天賜見到這一劍的落下,心中大驚,不敢有絲毫的馬虎,頓時祭出了御天鐘。

    底下眾人見到皇龑化形的紫金巨人便已經全都驚得瞠目結舌,其中幾位強者甚至還認出了皇龑這一神通無疑就是帝技。高達萬米的紫金巨人在出現的第一瞬間便被人用完全捕捉不到的速度幾乎劈碎,更是令在場過百名金仙大圣都不敢與之爭鋒。這種強度的戰斗,已經徹底突破了金仙大圣之間戰斗的認識,幾乎媲美于至尊戰。

    而最后出現的這一幕,紫金巨人揮下的這一劍,僅僅是揮下之時的氣勢,便已經令斗法壇之下的眾人幾乎都難以站立,其中不少天仙圣者甚至直接爆碎了肉體。這等威勢,即便是末法鎮中這群金仙大圣之階的惡人們都難以抵擋,可想而知,天賜要迎接的是怎樣的威勢!

    小說屋 www.xhkqew.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異聞錄帝殞》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異聞錄帝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異聞錄帝殞》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广西快乐十分杀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