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二十七章 星辰族,親手打死你?。ㄇ笥嗛啠?/h1>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純陽武神第八卷 石鏡 第兩百二十七章 星辰族,親手打死你?。ㄇ笥嗛啠?/div>(小說屋 www.xhkqew.tw)    天獅族的老獅子被生生氣暈過去了。

    對于一名超凡入圣的存在來說,是奇恥大辱,對于千步殺場一側的眾多五族高手來說,也感到臉上無光,這是一種羞辱,那人族年輕神圣說話太不中聽了,這是將其當成了隨時可以宰殺的獵物,極盡俯瞰的姿態。

    咚!咚!咚!

    就在這時,有腳步聲響起,像是巨人在出行,五族人馬中,人群分開,卻是一名體態修長,豐神如玉的青年,但其兩鬢霜白,顯然不屬于年輕一輩,是一位老輩名宿,上一代的高手。

    那腳步太沉重了,看似輕盈,卻像是踩踏在大地的脈絡之上,絲絲縷縷的神圣氣機開始蒸騰,仿佛比星辰還要浩大。

    “星辰族!”

    神光天幕前,有人族神圣凝聲道,那一頭湛藍的長發晶瑩,上面星星點點,像是群星懸掛,那腳步聲也不是一般的沉重,而是獨屬于星辰族的星辰引力,傳說中當世星辰族大帝成道之日,一步邁出,星海坍塌,全都脫離天軌,粉碎成塵,震驚諸族。

    與天獅族一般,星辰族的族人也不是很多,相比于妖族、魔族這樣的大族,人口兆億計,星辰族即便在巔峰時候,也沒有超過百萬人。

    但這一族的成長,卻伴隨著星辰的哀鳴,因為每一名星辰族的誕生,都是將坯胎植根于生命古星腹地,靠生命古星的精氣滋養,才最終成熟,千百名星辰族的族人誕生,就可能令一顆生命古星精氣耗盡,生靈滅絕,靈氣徹底枯竭,成為一顆死星。

    相對的,這一族的體質強橫,天生就與諸天星辰相合,悟道極快,一般自然成年的星辰族人,在百歲時,都能夠辟地,其中的佼佼者,就算在開天境中,也能夠走出一段不短的距離。

    千步殺場。

    一頭湛藍長發的星辰族神圣步入其中,袖袍一卷,就將老獅子掃飛出去,淡淡道:“廢物?!?br />
    這是一位圣人,神圣氣機流淌,伴著淡淡的超脫氣韻,隱約將這片殺場都籠罩在內,空氣凝滯,變得比金鐵還要堅硬。

    他看向殺場邊緣的蘇乞年,冷聲道:“敢進來嗎?!?br />
    “恬不知恥!”

    神光天幕前,一名缺了左臂的老圣人分開人群走了出來,他須發皆白,但氣勢懾人,哪怕年老了,也有一股鐵血味道。

    他看一眼被淡淡的時光粒子籠罩的蘇乞年,一個執掌禁忌法的年輕圣者,絕不該在這時候隕落在界關外,他相信這個年輕人很強,即便能夠匹敵圣人,也不該冒無謂的風險,尤其是走進殺場中的,是來自星辰族的圣人,這是一個先天強族,如非受制于繁育,絕不弱于仙神等諸天前十之列的大族。

    只有諸異族中,那衣袍古舊,身材矮小的老者,一雙渾濁的眸子里透出幾分狐疑之色,那被時光粒子籠罩的年輕人族,氣機不漏,但總覺得沒有那么簡單,因為那氣機被收斂得太深了,還是時間法領悟太深了,已經可以徹底隔斷他們這一層次的目光。

    “修行路上,達者為先?!?br />
    來自星辰族的圣人并不動怒,平靜道:“相信能夠以時間法復活神圣,這種底蘊,必定是年輕一輩中的至強者,以時間法的奧妙,加上天眷之身,難道連出手都不敢嗎?成道路上,可沒有那么多的坦途?!?br />
    其心可誅!

    不少人族高手都沉下了目光,這是誅心之言,還不等老圣人再開口,殺場邊緣,那一襲白袍的身影已然邁步,踏入其中。

    “小友,你何苦……”

    老圣人露出痛惜之色,他是殘身,歲月無多,能夠拼死一個是一個,遑論是一尊圣人,足夠他豁出去賭一把,這里不同于浩瀚星空,很多時候,界關外沾染圣血是常事,并不為浩瀚星空中所知。

    所以,在這里駐守多年的很多老人都有一個相同的念頭,留給身后一片凈土,萬骨坑洞他們來填。

    “前輩無需憂心,我很期待這一刻?!?br />
    蘇乞年露出微笑,看向前方的星辰族圣人,一身白袍微漾,黑發披散,沉靜中透出的從容,就算是諸多異族高手,也不得不承認,這年輕的人族神圣,有一種無敵的風采。

    這也令他們更加堅定了殺心,每一個人族年輕至強者,都是不容存世的,加上執掌了禁忌法,一旦踏上無上之路,必成諸族大敵。

    再加上疑似天眷之身,這種人物,若是不提前扼殺,真的成長起來,萬劫不加身,會是很大的麻煩。

    “你在期待什么!”

    一身星辰戰袍,烙印有群星之象,來自星辰族的圣人霜白鬢發輕揚,眉頭微挑,從蘇乞年的話中,他感受到了輕慢的味道。

    “我很期待,親手打死你?!碧K乞年看向前方,認真道。

    從這星辰族圣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很多冤魂殘留的氣息,與他的戰魂共鳴,這是一個沾滿了人族血的異族劊子手。

    “好膽?!?br />
    星辰族圣人輕斥,沒有暴怒,但一雙如星海般湛藍的眸子,卻浮現出來冰冷的星芒,他向前邁出一步,屬于圣人的恐怖氣機,頓時如同宇宙火山一般噴發,令這千步殺場的虛空,都劇烈震蕩起來。

    轟隆??!

    虛空生出褶皺,而在蘇乞年四周,虛空一下坍塌,像是被無形的引力撕扯,以一種極其狂暴的方式扭曲,那股撕扯之力,與宇宙風洞不同,更比天獅族那頭老獅子施展出來的恐怖了千百倍不止。

    一出手,星辰族圣人就沒有試探,勾動了星辰引力,那劇烈坍塌、扭曲的虛空中,法則氣息如星海沸騰,散溢出的殺伐氣,令眾多人族神圣變色,哪怕是老圣人,也凝住了目光。

    對付一個年輕后輩神圣,居然一上來就動用了絕殺大術,但這里是界關,是古代天路所在,并非是論道之地,有的只是陰陽兩界,生死兩分。

    有異族中人嘴角浮現出冷笑,但瞬息之間就止住了,因為千步殺場中,那坍塌扭曲的虛空之地,那一襲白袍的年輕神圣動了。

    他輕輕邁出一步,就掙脫了坍塌的引力場,出現在了星辰族圣人身前,一只手抬起,落在其頭頂之上。(求訂閱,求票票)

    小說屋 www.xhkqew.tw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广西快乐十分杀号软件